相對來說教學金朝法學雜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地理學古代文學論文

一、文學地理學是一個新的文學研究領域

也是一門新的比較文學分支學科,所以,新的術語與概念的提出對于中國文學地理學的研究是極其重要的,從該書的研究目標而言,它們也是相當適用的,并且也是十分必要的。該書的理論性與學術性,在很大的程度上就是體現在這樣一些新的概念表述與話語方式上。大量的統計數據,是作者研究中國歷代文學作品與文學史的結果,也是支撐該書所有論點的堅實基礎。80多個圖表與統計表,分布在全書的五章之中,許多論點就是靠這些圖表來進行論證的,多數圖表都很直觀、具體,具有強大的說服力。圖表統計是文學地理學研究的基本方法,是借用地理學的研究方法來研究文學,沒有想到梅新林運用得這樣到位,是其著作的最重要的特色之一。正是以上三點的統一,讓這部中國文學地理學研究著作達到了很高的學術水準,開創了中國文學史特別是中國古代文學史研究的新境界。

二、然而,《中國文學地理形態與演變》一書

只能是處于一定的歷史階段,因此它的局限性也是必然存在的,本文主要就第二章《流域軸線與文學地理》來談一談這個問題。筆者認為,主要存在以下三個問題:①圖表統計的來源問題。在這一章中,主要的圖表是四個流域著名文學家的分布圖,這些統計數據本身是有意義的,然而統計的根據是什么?什么樣的文學家才是“著名”的?作者也指出這些統計數據的來源是譚正壁先生所編的一部辭典,不過也是存在問題的:一方面,這部辭典是不是具有權威性?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學者所編的與文學相關的全書之類的出版物,可謂眾多,如《中國大百科全書》文學各卷、《辭?!分?,自然是具有更大的參考價值。另一方面,可以以一部為主,還可以參照許多其他經典性的著述,包括《全唐詩》、《全宋文》、《全清詩》之類。這樣才有比較充分的依據,同時也有統一的標準。這樣的數據是不是可以說明某一個流域文學歷史的變遷與中心的轉移問題。作家與詩人的產生是與地理相關的,并且自然地理與人文地理環境也是決定性的因素之一,然而在某一個特定的時代,這個省多一個、那個省少一位詩人與作家,也許并不說明什么問題,特別是不可能一對一地說明流域中文學流變與文學中心轉移的問題。因為詩人作家的產生具有偶然性,同時作家詩人也是不斷流動的,出生地或者客居地對其創作所產生的影響哪個為大,存在多種多樣的情況。如果說到文學歷史發展的周期,作家的數量能不能夠說明它們的周期,也許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八拇罅饔蜉S線擁有各自不同的生命節律與周期。黃河流域軸線較之其他三大軸線具有先發優勢,其中先后經歷了自西租東運動的四次波瀾。第一波始于傳說中的炎黃時代,終于商代;第二波始于周代,終于戰國;第三波始于秦漢,終于南北朝;第四波始于隨唐,終于清代。每一波都是從上游開始,經過一定時間的徘徊,最終止于下游,然后又開始新一波自西租東運動,以此往復循環?!边@樣的觀點是不是經得起推敲,的確也是一個問題。以流域軸線來說明整個中國文學地理的問題,也許并不科學,不可能具有合理性?!氨本€諸省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其中山東由53人增加到96人,河北由31人增加到48人,北京由8人增加到23人,天津由0人增加到3人,但南線數量升得更快,其中居于第一、二位的江蘇、浙江分別由327人、317人上升到481人、411人。安徽位居第三,由80人上升到98人,增幅不多。另,上海由55人上升到78人,位居第五,增幅比較可觀。所以元代以來運河流域文學軸線向南線傾斜趨勢在明代進一步加劇之后,至清代依然沒有根本的改變。若以元明清三代京杭大運河南北兩端所在北京與浙江文學家的數字變化做一比較,則分別為25∶144,8∶318,23∶411,后者分別為前者的5.76、39.75、17.87倍,可見從元到明,彼此的差距迅猛拉大,而到清代,似有所縮小,但相對于元代而言,依然不成比例?!币驗辄S河流域、長江流域與珠江流域是中國人口集中的地區,也是文化發達的地區,運河流域自隋朝之后,也成為重要的文化與文學區域之一,可以說明中國文學地理的主體內容,然而廣大的西北地區、東北地區與西南地區,特別是蒙古草原與新疆南北地區,都并不在這四條河流的流域之內,那么它們的文學地理是如何的呢?所以,我們認為中國的文學地理不可能在流域軸線之內來進行全部的合理的闡釋,因為還有山地與草原,也還有邊地與沙原,因為那些地方并不是沒有人居住,詩人作家也是存在的,雖然不像上述四個流域,那么眾多,那么顯著。

三、結語

《中國文學地理形態與演變》是中國文學地理學研究的重要成果是自不待言的,對于我們從事文學地理學批評與文學地理學研究,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我們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只是為了與同行進行討論,以讓文學地理學研究更加完善、更加科學,除此無他矣!

作者:胡朝霞 單位:南華大學外國語學院

閱讀次數:人次

國學古代文學論文

一、從學科史視角對國學與古代文學進行認識

在我國古代文學的不斷發展中,“文學”在很多典籍中出現過,例如:孔子的《論語》就是比較經典的古代文學。在漢代時期,“文學”也被稱作是“文章”,是一切書面行為和作品的統稱。由此可見,古代文學和國學在早期時候沒有明確的被區分開,古代文學既包括現代人公認為文學的相關題材,也包括部分不屬于文學的體裁。因此,從學科史的角度對國學與古代文學的關系進行分析和探討發現,部分研究者給以的解釋是古代文學屬于國學范疇,但是,實際上古代文學和國學又存在一定差異。

二、從研究史視角對國學與古代文學存在的異同進行分析

從國學與古代文學的研究范圍來看,國學研究的是詞句、文理、考據等,是對事物的本真進行分析和辨別,主要包括文字學、版本學、辨偽學、目錄學、訓詁學和??睂W等多個方面。從古代文學的作品來看,主要分為先秦、秦漢到唐代、唐代到元末、明初到五四運動這四個時期,其中,詩、詞、歌、賦、傳奇、小說等都是古代文學的體裁。在國學與古代文學的相互影響下,中國文學文獻學的形成,給目錄學的發展提供了重要基礎,主要包括刻印、排版、辨偽、檢索等,對中國文化發展帶來極大影響。由于國學與古代文學的研究角度各不相同,一樣的作品會產生不一樣的研究效果,從兩者的研究方法上來看,既有相似之處,也有不同之處。例如:在對《詩經》進行研究時,國學研究的是其中的目錄,古代文學研究的是各種詞賦的寫作手法和表達的思想感情等。由此可見,從研究史來看國學與古代文學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也可以從不同層次進行研究,使國學與古代文學具備各自的特色和研究體系。

三、從學術史視角對國學與古代文學的發展歷程進行探討

一般情況下,學術史包括學術人物、學術事件、學術流變等,從學術史角度,對國學與古代文學進行的發展歷程進行探討,可以更全面的了解國學與古代文學的關系。在實際研究過程中,國學學術史和古代文學的學術史主要包括如下三個方面:一是,國學與古代文學之間的相互滲透,早很多古代文學中得到了證實。其中,宋學和宋代文學觀念的關系,是國學與古代文學相互滲透的典型代表;二是,國學學術史具有比較獨特的特點,在很多時候可以更好地凸顯文學家多方面的思想觀念,使古代文學家的思想得以充分展示。同時,可以幫助研究人員更全面地研究古代文學的文學成就;三是,現代文學研究中,國學學術史和古代文學學術史的相關研究必須客觀、公正,才能對國學學術史和古代文學學術史有更全面、深入的認識和評價。因此,從學術史角度進行研究,可以對國學和古代文學的關系有更系統的了解,從而為相關研究提供可靠參考依據。

作者:牟春語 冀馬超 陳旭健 單位:沈陽理工大學

閱讀次數:人次

留學生古代文學論文

一、中國古代文學課是留學生漢語言專業培養目標的要求

我們應該重視漢語言本科專業的本科教育的根本性質。漢語言專業是高等教育的一部分,承擔著對人的全面發展的教育的責任。所以,漢語言本科專業教育與我們的漢語國際教育還有一些區別,即它更應該具有大學本科教育的系統性以及育人性。崔永華老師在其論文中非常有見地地提出了留學生漢語言本科專業的美育教育和德育教育,這一點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文章認清了留學生漢語言本科教育與單純的漢語國際教育即漢語教學的區別。對留學生進行美育和德育教育是我國大學教育的要求,而中國古代文學中優秀的文學篇目可以給學生這樣一種熏陶和培養?!霸诠糯膶W中學習中國語言之美,學習中國文人憂國憂民,淡泊致遠的精神操守,這對學生的人生觀、價值觀以及觸及中國文化的靈魂方面有著不可比擬的作用?!?/p>

二、對比國外高校的中文專業看中國古代文學課的重要性

在國內大學中文系的漢語言文學專業教學體系中,中國古代文學課或者中國古代文學史課程是一門專業必修課,是中文專業的重中之重。該課程一般有兩學年的教學任務量,由此可見,中國古代文學課程在中文專業中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國外大學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在歐洲,開展漢學研究較早的大學里,教授很重視對中國古典文獻的研究,甚至很重視培養學生對古文原典的解讀學習。在近鄰韓國,中國文學課在很多高校的中國語系都占有一定的地位。韓國大學里開設中文本科專業的學?,F在超過了一百所,各大學的專業名稱不盡相同,有的稱作中國語言文化專業,有的稱作中國語專業,還有的是在中文系下面設立不同的專業方向,比如中國通商、中國語言文化等。這里談的主要是中國語言文化方向的中文專業的情況。筆者
2012
年曾在韓國慶南大學中國學部講授一年漢語,了解了慶南大學中國語言文化專業的課程設置。在大二和大三兩個學年中,學部為中國語言文化專業的學生分別開設了中國古詩選讀、中國古代散文、中國古代小說和中國古代文論四門課程,學時與其他專業基礎課等同,均為每周
3學時。通過對這四門課程的學習,中國語言文化專業的學生比較系統分項地學習了中國古代文學的知識,閱讀了經典的原典,同時對中國文學的特質以及主要的文學類型的發展有了大致的了解。學生們學習的文本是繁體漢字,這樣可以一邊學習古代文學一邊實現認知繁體漢字的目的,這對于中國語言文化專業的學生來說是很有必要的。韓國的其他高校也很重視古代文學課程。韓國學者文大一在其文章中列舉對比了首爾大學和成均館大學的中文課程。其中首爾大學在一年級開設中國古典文學探索,二年級開設中國歷代詩歌講讀,三年級開設中國文學史課程,文學類課程占總課程的
47%。成均館大學二年級開設中國文學史,三年級開設中國名詩鑒賞、中國小說概論、中國詩曲的理解等課程,文學類課程占總課程的
26%。有的學校在專業學習的初級階段概括介紹中國的文學概況,隨著學生漢語學習的不斷深入,在三四年級開設文學、詩歌等文獻閱讀課程,此階段倡導學生閱讀中國文學原著,切身感受中國文學的魅力。朱錦嵐老師提到韓國加圖立國立大學自
20 世紀 80 年代末,取消了畢業論文,代之以 5 門課的畢業考試,而這 5
門課中,有 3 門是必選課,包括中國文學史、古代漢語和現代漢語。2007
年畢業考由 5 門減少為
3門,即中國語、漢字和中國文學史??梢?,在對中文專業畢業生的學科知識要求方面,中國文學史的內容絕對不可缺少,是在課程體系中占有很大比重的專業課程。同時外國留學生學習漢語言專業與中國學生學習外語語言文學專業相類似,都是以學習母語以外的其他語種的語言文化為基準的四年制本科學習。從國內外語專業的名稱來看,我們的外語專業的名稱都是語言與文學并重,如:
英語語言文學、日語語言文學、俄語語言文學等,專業的名稱就體現出了學習的內容,即要學習該門語種的語言也要學習用該語種成就的文學。例如英語語言文學專業的專業課程就一定要開設英國文學選讀、美國文學選讀或英美文學史這類課程。學生們通過對這類課程的學習,可以學習到經典英語作品,真正掌握該語言在文學方面的體現和運用,進一步增強其對語言的領悟。因此,外國留學生的漢語言專業中,中國古代文學課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三、中國古代文學是留學生探尋中國文化內核的一把金鑰匙

語言是工具,是載體,文學以語言為工具,展現豐富的人性以及一個民族的精神面貌。中國古代文學就是中國傳統文化精髓的一種映現。它對提升人的精神世界,增加人的文化底蘊有重要意義?!捌ぶ淮?,毛將焉附”?
失去文化精華土壤的語言是蒼白的,也是沒有深度的。季羨林老先生曾寫道:
“離開了內容,離開了語言的內涵,根本談不上什么語言。不涉及一個國家的歷史、文化、社會風習等等,語言是學不好的。這是學習語言的基本原理。凡是學習外國語言者,都必須把語言學習和文化學習結合起來?!敝袊幕膬群俗非笃胶?、含蓄、中庸,中國文人高潔的品性,憂國憂民的情懷,謙遜重義的處事準則都體現在古代文學作品中,這些承載著中國寶貴文化的文字都傳承著中國文化的血脈?!拔膶W語句中包含著漢語本身的文化內涵及中國人的審美心理。中國古代文學以生動具體的方式體現著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及中華民族的價值觀念?!惫糯膶W作品中深深地蘊含著中國的精神和中國的脊梁。外國學生學習中國文化,一方面體現在中國的飲食文化、民俗文化、建筑文化等方方面面,更多更重要的是體現在中國的哲學思想和文學精髓中。中國古代文學課就是這樣一門讓學生體會文化精髓的課程,它承擔了審美鑒賞與性情熏陶的美育任務。黃愛華老師認為“古代文學課是為了培養學生們講授、闡釋、鑒賞和分析中國古代文學作品的能力,進而借助文學這一載體傳播中華優秀民族文化的專業基礎課,它是通過對語言藝術的審美鑒賞進而吸收和理解中國文化,在傳授文化知識之外,通過文學作品的內容輻射出中華優良傳統的精神內核,通過作家的人格魅力和作品的藝術感染力集德育、智育、美育等多重功能于一身,具有獨特價值的課程。透過語言的外衣深入到一個民族的精神,這才是文化重要性所在?!闭\哉斯言!
通過朗讀并學習陶淵明的田園詩歌可以讓學生在平淡醇美的自然風光中見詩人心情的恬靜,淡泊名利,在率真的白描中透顯深遠的精神境界,讓學生體會中國文人的精神情懷;
在白居易的現實主義詩歌中與詩人一同體會平民百姓的艱難生活,從而也培養學生對勞苦大眾的深切的同情心和情操;在易安詞作中領悟含蓄蘊藉,詞的委婉曲折并留有無限想象,好似中國水墨畫般悠長。這些都是屬于中國的文化經典,是中國文化的驕傲。

四、從中國古代文學的世界性意義

看中國古代文學課的重要性耶魯大學東亞語文系孫康宜教授說:
“以前,在比較文學系,不管是斯坦福,還是耶魯,選擇的經典不是柏拉圖就是莎士比亞,現在則中國文學也成了主要課程之一?!保?]這可以說明,中國文學正在突破障礙,進入更多研究者的研究范疇,中國文學從民族的變成了世界的。中國文學的研究應該站得更高更廣。文學在本質上是“人學”,人們對這個世界的感知,人們的喜怒哀樂通過文字的這種方式表達出來,記載著個體的情感波動,對生命對事物的認識。每個民族雖然語言文字不同,但是人心體驗這個世界的感情是相通的,因此各個民族用文字承載的感知體驗都是整個人類情感體驗的一部分。文學,體現了各民族的人性特征與感知的特點,也正是這種不同,顯示著本民族的卓然不群。中國古代文學作品中就非常完整地呈現出我們的祖先對這個世界的認知特征。我們應充分認識中國古代文學在當今世界中的價值。就目前世界漢學潮流來看,國外漢學研究專家的關注點在于中國傳統文化,語言是他們研究這一核心的敲門磚。而且,即使是以語言為主攻方向的國外中文系,課程設置中,中國古代文學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歐洲許多高校的漢文專業非常注重對中國古典文獻的閱讀,漢文專業的學生雖然人數不是很多,但是質量很高,有較好的漢語語言及文學功底。雖然我們的漢語國際教育事業提升學生數量是一項很重要的任務,但是也應注重對學生培養的“質”。從世界的角度看,中國古代文學成就輝煌,特色鮮明,是中國古代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整個人類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古代的“文學遺產”不僅是中華民族的文學遺產,也是全世界共同的文學遺產,中國古代文學理應與整個中國古代文化一道,得到進一步的推介,成為整個人類充分共享的文化遺產,為人類追求心靈的豐富提供精神資源。當今中國古代文學已經能進入世界文學的主流,世界范圍內開始關注中國古代文學,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們應該充分認識到中國古代文學的特殊意義和重要的地位,它就是世界文化寶庫中的璀璨的明珠,我們應該在漢語國際教育大體系中給古代文學以更多的重視,投入更多的力量,在教材出版以及輔助讀物方面應大力扶植這類的圖書。而不應當讓這顆明珠淹沒在如火如荼的漢語國際教學的浪潮中。我們在中國本土更應該給學習漢語言專業的外國學生以優秀的課程資源,讓他們在中國本土更好地學習中國古代文學。

作者:楊鶴瀾 單位:東北大學國際交流學院

閱讀次數:人次

對比教學古代文學論文

一、適當運用對比教學法

本文所謂對比教學法,主要針對以下三種情況:一是將古代文學中同屬一系列題材的文本進行對比;二是將古代文學作品與現當代文學作品、外國文學作品進行對比,分析它們在文學元素的異同;三是對于某些有爭議的作品或文學現象,可列舉學界的多種觀點,讓學生對比分析。筆者認為,在古代文學史的教學中運用對比法,可調動學生的積極性,拓寬學生的視野,從而收到較好的教學效果。下面試分述之:第一種情況最適合用于中國古代文學中的世代積累型作品的教學中。所謂世代積累型是指不同時代的人對同一種題材進行不斷加工完善,最后由文人編訂而成的作品。在教學中,教師可以將要講授的作品與其前代同題材的作品進行對比,讓學生思考文本中人物、情節、線索、沖突、主題等文學元素的變化。如《西廂記》的教學就是比較典型的例子。眾所周知,《西廂記》的故事來源于唐代元稹的《鶯鶯傳》傳奇,隨后又經歷了宋、金、元時期民間和文人的重新闡釋。在教學中,教師可在課前布置學生細讀《鶯鶯傳》和《西廂記》,讓他們思考《西廂記》是如何在人物、情節、沖突、主題等方面對《鶯鶯傳》進行創新和超越。接著在課堂上讓學生展開討論,最后,教師再加以點撥和總結。通過這樣操作,不但使教學水到渠成,而且也加深了學生對文本的理解。這種方法同樣適用于學生比較熟悉的文本的教學中。如漢樂府名篇《陌上?!?,被選入高中語文教材。學生對作品比較熟悉,要激發他們學習的積極性并不容易。但是,筆者想到《陌上?!肥怯伞吧V小蹦割}演變而來的,此前的相關文本有上古時禹與涂山氏在桑中遇合的神話傳說、《詩經》中的“桑中”篇目、漢代以“桑中之事”為題材的同類型故事,如《魯秋潔婦傳》、《陳辯女傳》等。因此,在正式分析文本之前,筆者首先把上述文本列舉出來,并逐一作簡要的介紹。然后,筆者讓學生思考《陌上?!吩趯懽魇址ê徒Y局處理上,是怎樣對前代作品進行創新和超越的。通過這樣處理,學生對問題的探究欲望就被激發了,最后經過學生的討論和筆者的講解,結論的得出也就水到渠成。再看第二種情況,教師將古代文學作品與現當代文學作品、外國文學作品作比較,引導學生從主題、情節、人物、內涵等方面思考二者的異同。如漢樂府名篇《孔雀東南飛》,這也是一篇被選入高中教材的作品。對于作品的故事情節、人物形象、主題等,學生早已如數家珍。在這種情況下,筆者對授課的內容作了更深層次的處理。如同樣是分析焦母的形象,筆者將其放到東方文化中“母子一體”的文化現象中去分析。因為在古代東方,女性愛情普遍受到壓抑,無法張揚,于是將愛的力量注入兒子身上,而這種愛一般都伴隨著對其自由意志、獨立人格的剝奪,焦母就是其中的典型。在中外名著中,“焦母”式的女人還有許多,如《金鎖記》中的曹七巧、《寒夜》中的汪文宣母、《原野》中的焦大星母、《大雷雨》中的卡巴諾娃、《兒子與情人》中的莫萊爾太太,等等。因此,筆者引導學生把焦母與上述作品的人物進行對比,這樣學生的積極性也被調動起來,看問題的視野也會更加開闊。又如上古神話的教學,我國的神話可分為創世神話、始祖神話、洪水神話、英雄神話等,而外國神話,如希臘神話、希伯來神話、日本神話等,亦有相同的神話類型。因此,在授課的過程中,筆者把外國神話,特別是希臘神話中的相關篇目作了簡要的介紹,這樣處理既可以激發學生的閱讀興趣,促使他們課后主動去查找相關的作品閱讀;更重要的是通過對比,引導學生更深層次地思考中外神話在民族精神、人物形象等方面的差別。當然,這種教學法雖然能促進課堂的教學效果,但同時對教師文化素養的要求也較高,這需要教師在平時的學習中不斷提高自身的理論修養。最后看第三種情況。大學的教育與中學的應試教育有本質的不同,它更注重鍛煉學生的思維。筆者認為,要達到這個目的,學術的熏陶是其中的一條途徑。在中國古代文學研究中,對一部作品或一種文學現象存在多種看法是屢見不鮮的事情,教師在講授古代文學史時,也會不可避免地碰到類似的問題。對于這種情況,筆者的做法是,把學界的相關論點列舉出來,引導學生去思考,將其作為鍛煉學生思維的途徑。如講授《古詩十九首》之一的《涉江采芙蓉》,關于該詩的作者,學界的說法有兩種:一是游子;二是思婦。這兩種觀點都有其合理性。筆者首先讓學生談談自己的想法,然后讓學生就以上兩種說法進行簡單的辯論。最后,筆者才把具體的學術觀點列出來,進行點評。又如漢樂府名篇《江南》,詩句十分質樸易懂: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該文句雖然質樸,然其思想內涵則可有多重解讀,主要包括以下三種:第一種是朱東潤先生的“勞動愉悅說”;第二種是“愛情隱喻說”,以魚喻男,蓮喻女,說魚與蓮戲,實等于說男與女戲。持這種觀點的如游國恩的《中國文學史》、吉川幸次郎的《中國文學史》,聞一多先生的《說魚》等;第三種是“向往自由說”,持此觀點的有王富仁先生《魚,自由的象征》。筆者在講解時也是先讓學生談談自己的看法,然后再列舉上述三種學術觀點,并逐一講解,學生同時也可以對上述觀點進行辨析,逐漸形成自己的一些見解??偟膩碚f,這種教法能讓學生體會到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欣喜,既鍛煉了思維,又收到了良好的教學效果。

二、適當選講作品選以外的作品

古代文學課程可以分為文學史與作品選兩個部分,這兩個部分是不可分割的。在講授文學史的過程中,必定會穿插作品的講解。但是,某些作品因文學價值不高或在文學史上的地位不重要,往往未能納入作品選的編寫中,這對于學生全面了解作家創作的風貌是十分不利的。如郁賢皓先生主編的《中國古代文學教程》,這是一部將文學史概說和作品結合起來的教材。該教材在簡介李清照詞風時云:“前期詞多涉閨情相思,不乏清新優美之作;南渡后所作,每多故國之思與身世之感,風格一變為低回婉轉、凄苦深沉?!边@段文字較準確地概括出李清照前后期詞風的差異。但是,在其后的作品選講時,卻只選取了李清照后期的詞作《聲聲慢》一首。又如在評價明代詩人李夢陽的詩風時,教材是這樣概述的:“……而以格調高古、風格遒勁、氣勢雄健見稱,詞意深刻而微婉。由于過分強調復古,其詩流于形式的模擬,缺乏創新,為世人詬病?!笨梢?,李夢陽詩作的優缺點都是十分明顯的。但在選取作品時,編選者卻只選取了《秋望》一首,該詩抒發了感時懷古的幽情,風格雄渾勁健,慷慨悲涼,是李夢陽詩作中文學價值較高的一首。筆者以為,編選者若能再選取李夢陽一到兩首缺乏新意的模仿之作,那么學生會更好的了解李夢陽詩歌創作的缺陷。再者,某些文學樣式因為在文學史上的地位不高,導致很多作品選沒有把它們選入其中,這對于學生了解這些文體的面貌是十分不利的。如大多數文學史教材都有介紹話本小說與說唱文學章節,內容包括話本的定義、種類,諸宮調的定義及形式等。但大多數作品選只選取比較重要的作品供學生閱讀,如郁賢皓先生主編的《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只選取了話本《碾玉觀音》,而諸宮調作品則無一篇入選。李道英、劉孝嚴二先生主編的《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所選的作品較全,有《西廂記諸宮調》和話本小說,但所選話本小說全屬于小說話本,而講史話本和說經話本則無一作品入選。筆者認為,對于文學史教材已有提及的,但并沒有入選作品選的篇目,教師在授課時可適當列出一到兩篇供學生閱讀并講解。如說經話本,今僅存《大唐三藏取經詩話》,什么是“詩話”,教材是這樣定義的:“至于‘詩話’一體,王國維在所作‘跋’語種說:‘其稱詩話,非唐、宋士夫所謂詩話,以其中有詩有話,故得此名?!庇种^“就‘詩’與‘話’的關系看,‘話’是主體,演說蘊含佛理的故事;‘詩’是一種輔助手段,便于聽眾或讀者加深對故事的理解?!彪m然教材對于“詩的解釋比較詳細,但是依然比較抽象,而目前大多數作品選都沒有選入《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哪怕只是其中一部分。筆者以為,既然現存說經話本僅存《大唐三藏取經詩話》一種,要使學生更直觀地了解話本中“詩”與“話”的組合形態,教師可以向學生展示《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并就其中的某些部分作簡要的介紹。中國古代文學教學改革是一個常談常新的話題,也是一項長遠而艱巨的工程,上述內容只是筆者在日常教學中所引起的一些思考和所作的微薄努力,旨在拋磚引玉,希專家能批評指正。

作者:孔杰斌 張春秀 單位:玉林師范學院

閱讀次數:人次

癸卯學制與古代文學論文

一、傳統的文學教育與癸卯學制頒布的背景

中國傳統的文學教育,歷代有不同的特點。先秦諸子的學術傳授中蘊涵著文學教育的成分。兩漢時期,太學的教學中文學教育作為經學教育的附屬物而存在。魏晉六朝,文學教育存在于貴族文學團體內部以及家族成員的創作、品賞、評論中,文學的審美教育功能受到重視。唐宋時期,科舉制度促進了文學的興盛,文學教育得以發展。元明清時期,不管是各級官學、書院,還是民間的義學、私塾,文學教育大都服從科舉考試的需要。雖然中央與地方、都邑與鄉村、廟堂與民間各有不同,地域的發展也具有不均衡性。但是,從總體上看,政治倫理色彩與大的文化教育理念、教學內容上的經學中心與廣義的文學觀念相關聯,是傳統文學教育的主要特色。

到了清代,科舉制度的弊端越來越凸顯。王士禎曾記載進士不讀《史記》的怪事:某一前輩老甲科見一孩童讀《史記》,問知作者是司馬遷,竟問“渠是某科進士”。事或夸大,但是也能說明問題??婆e考試講求以八股文體作文章,文章題目從四書中來,因此文學教育的功利色彩極強,一些讀書人甚至缺乏基本的文化常識。清末,從鴉片戰爭開始,經歷太平天國運動、第二次鴉片戰爭、中法戰爭、甲午中日戰爭、義和團運動、八國聯軍侵華,可謂內憂外患。面臨這一“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有識之士進行了洋務運動、戊戌變法等尋找出路的努力,促成了教育方面的變革。為培養操辦實際事務所需要的人才,洋務派開辦了新式學堂,特別注重外語、軍事和專業技能教育。1862年創辦的京師同文館,主要開設外語、天文、科技等課程。維新運動時期,康有為、梁啟超等對八股取士制度進行了激烈的批判。1898年梁啟超草擬的《京師大學堂章程》得到光緒皇帝的批準,這一章程初步建立了分科教學的體系。1901年,清政府頒布詔書,鼓勵各地設立學堂。1902年由管學大臣張百熙擬定的《欽定學堂章程》頒布,對學堂的目標、年限、課程設置等制定了規范。1903年,張之洞、袁世凱上書,提出廢除科舉制。張之洞會同張百熙、榮慶等人,在壬寅學制的基礎上進行修訂,形成《奏定學堂章程》,亦稱癸卯學制,這一學制得到光緒皇帝批準并在全國推行。隨著各地學堂的開辦,1905年清政府最終廢除了科舉制。

二、古代文學教育的轉型

古代文學教育地位的變化

癸卯學制對學堂的招生、課程設置、考試等都進行了詳盡的規定,將教育分為普通教育、師范教育、實業教育三類,又按程度高低將整個教育過程分為三段七級:一是初等教育,二是中等教育,三是高等教育。蒙養院教學內容中的“歌謠”一條,初等小學堂教授科目中的“中國文字”,高等小學堂、中學堂及高等學堂教授科目中的“中國文學”,均與文學教育有關。高等學堂按照學生日后預備入學的方向,將學科分為三類,中國文學屬于三類共有的必修內容。大學堂中,文學科大學分為9門,其中“中國文學門”的主課有理論性質的“文學研究法”,還有“說文學”“音韻學”等專門學問,另有“歷代文章流別”“古人論文要言”,相當于文學史和文學批評史課程,還有“周秦至今文章名家”“周秦傳記雜史周秦諸子補助課”“四庫集部提要”,以及中國及西方的歷史、外國科學史、外語等相關內容?!把芯课膶W之要義”共41則,對授課內容作出了細致規定。由于中國古代傳統中沒有純文學的觀念,文學教育往往附屬于經學、史學等,明清時期更成為科舉考試的工具。癸卯學制第一次從制度上將“中國文學”與“讀經講經”并列,作為初等教育、中等教育中一門獨立的學科,大學文學科還設立了“中國文學門”,這是我國中小學開設“國語”“國文”“語文”課、大學開設“中國語言文學系”的開端。然而,古代文學教育獲得地位并非順理成章,而是來之不易的。癸卯學制的主要起草者張之洞是洋務派的代表人物,本就以提倡實學著稱。加上清末強烈的憂患意識和迫切的富國強民愿望彌漫朝野,在這種救亡壓倒一切的語境下,出于經世致用的需求,科學被賦予崇高的地位,文學則無容身之處。但是癸卯學制參照日本學制,而日本又是學習西方的,不管西方還是日本,學制中都存在文學這一學科。

也許正是基于此,中國文學終于擠進了新教育體系中。在這種功利主義的傾向下,傳統文學教育必須證明自己“有用”,才能被社會接納。癸卯學制的綱領性文件《學務綱要》中專門有一條指導意見:“學堂不得廢棄中國文辭,煞費苦心地為中國文辭找出了存在的合理性。首先,中國的經書,“即是中國之宗教”,如果不讀經書,那么就失去立國之本,“安有富強之望乎?”這樣的解釋巧妙地將儒家經典與外國的宗教比較,又將讀經與民眾追求國家富強的訴求聯系在一起,賦予了讀經令人信服的意義。這樣一來,學習中國文辭自然也就有了價值與意義。按照“中小學堂,宜注重讀經,以存圣教”的精神,“讀經講經”一科在初等小學堂、高等小學堂和中學堂的課時設置中,分別占周課時的五分之二、三分之一、四分之三。其次,中國文辭還有一個重要的現實作用,那就是寫奏議、書札等實用文章。與之相應,在各級學堂具體的授課內容中,也一再強調學習中國文辭“以備應世達意之用”“適于實用”。這里并沒有提到對科舉的作用,應該是廢除科舉制醞釀已久,因為第二年也就是1905年就正式下詔實施了。這樣古代文學教育實際上陷入了某種尷尬的處境中。文學被正式立為一科,第二年科舉制又被廢除了,擺脫了桎梏的文學教育本該獲得自由。但其賴以論證自身存在合理性的理由,恰恰是對經學的助益。也就是說,古代文學教育以喪失獨立性為代價,得到了獨立的地位。而廢除科舉制,固然打碎了文學教育的桎梏,卻也部分消除了文學教育存在的依據。實用的文體,雖然是傳統文學教育的一部分,但是往往缺乏文學性。一味追求實用,文學教育將走向偏狹。等到十余年后文化精英大力推行言文一致的白話文,連“奏議、公牘、書札、記事”也開始使用現代漢語,慢慢和古代文學脫離了關系。這時候連實用性的理由也變得不能服人了。再后來“人格教育”“美育”等教育思想興起,由于古代文學被視為舊思想的載體,這些任務自然又落在了白話新文學上了。概言之,中國文學自癸卯學制以來,固然得以被專門列為一門學科,但是中國古代文學教育由于長期受制于實用主義的功利化思想,教育的審美功能未能得到充分發揮,這一問題一直延續至今。

古代文學教育的目的、內容和方式的根本變革

培養寫作者是傳統文學教育訓練的主要目的之一,也就是說訓練的內容除了閱讀,還有實踐性創作。授受的雙方一般都參與文學的創作,所以文學是動態的,作品是不斷累積的,既包括過去的文學,也包括現在的文學。癸卯學制中雖然有寫作一項,但是已經不再那么強調了。大學堂的課上也不進行傳統的詩賦訓練,中小學堂更是有“學堂內萬不宜作詩,以免多占時刻”的規定。1905年為保證學堂的發展而廢除科舉制后,以文言文或古白話為創作語言的傳統寫作方式失去地位,隨著白話文運動興起,逐漸被現代白話文寫作取代。這意味著,古代文學教育不再是從古至今的文學教育,而是“古代的文學”的教育?!艾F代文學教育”“當代文學教育”等也先后從文學教育中分離出來,成為與古代文學教育并立的門類。古代文學教育的目的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培養寫作者已不再是主要目的,培養學術研究者以及提升普通接受者的文學素養成為最重要的任務。這樣一來,授受雙方往往缺乏相關的寫作經驗,并且隨著古今語言文字的演變,普通民眾與古代文學作品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嚴重。因此,古代文學研究和教育也面臨脫離現實需求、成為少數研究者群體內部的話語游戲的危險。

從內容看,古代文學教育也有重大變化。癸卯學制中大學堂“中國文學門”的“中國文學研究法”稱“務當于有關今日實用之文學加意考求”,對“歷代文章流別”指出以仿照日本的《中國文學史》,編纂講義授課。1904年,時任京師大學堂國文教習的林傳甲,將為授課需要而編寫的講義以“中國文學史”為題刊行,這是“第一本中國文學史”。林傳甲在卷首題記中表示“將仿日本笹川種郎《中國文學史》之意以成書”,又說“查《大學堂章程》中國文學專門科目所列研究文學眾義,大端畢備,即取以為講義目次”??梢?,此書一則受國外文學史編寫的啟發,二則忠實貫徹了癸卯學制的要求。林著文學史分16篇,目次與癸卯學制的“研究文學之要義”的前16條完全一致。此后出現的一系列文學史教材,大抵也都是基于高等學府中的教學需要而編寫。這意味著從傳統的文學選本到系統的文學史著作,教材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與以前強調實踐的教學方法不同,新的教學方法似乎更側重知識的系統傳授,這也適合現代學校的課堂教學。雖然初等和高等教育不以系統的文學史為授課內容,而是選擇“雅正鏗鏘”“有益風化”的詩歌等。但是,癸卯學制規定中小學堂教學方法“以講解為最要”,特別提出對記性太差無法背誦的學生,“若強責背誦,必傷腦力,不可不慎”,又規定中小學堂讀古詩歌“遇閑暇放學時,即令其吟誦,以養其性情,且舒其肺氣”。這實際上也就規定了課堂教學以講解為主的方式,明顯不同于傳統官學和書院“執經叩問”的發問答疑式、私塾的誦讀玩味式、家庭教育的互相啟發式這些非系統性的教學方式。

三、癸卯學制對古代文學教育的影響

古代文學教育的西化與現代性問題

癸卯學制從一開始就帶有強烈的中體西用色彩,是中國儒家思想和外國教育制度的結合體。這一學制是學習日本的結果。日本學習西學大有成就,其文化又與中國接近,加上路途不遠,往來相對容易,所以考察日本成為當時的潮流。張百熙擬定壬寅學制前曾派京師大學堂總教習吳汝綸前往日本考察,張之洞也在1901年12月派羅振玉等人去日本考察。這些人的調查訪問及對日本學制相關資料的編譯,為后來癸卯學制的擬定打下了基礎。日本學習西方思想的同時能保存自己的思想傳統,這一點正符合中體西用的觀念,是理想的學習對象。學習的結果是癸卯學制以儒家思想為不可變的根本,其中又特別重視宋儒理學。另外,只設外國文學,不設外國哲學。王國維1906年在《奏定經學科大學文學科大學章程書后》中對此提出批評:“其根本之誤何在?曰在缺哲學一科而已?!彼鲝垙恼軐W意義上而非僅從道德倫理方面研究理學,指出哲學、美學與文學的關聯,并且主張開設印度哲學和西洋哲學課程。癸卯學制在學習西方的過程中,也遇到了對自己本民族文化作何處理的問題。無疑,制定者對于西方思想帶有某種疑慮,竭力維護傳統思想的統治地位。但是從學習西方的技術,到學習西方的制度,再到利用西方的思想否定自我的傳統,近現代文化史上的這一出戲已經拉開序幕。對于中西文化的爭辯及文化認同的問題,余英時在《越過文化認同的危機》中指出,現代西方已經成為“普遍的現代性”的象征,于是現代化往往也就意味著西化。在古代文學教育中,采用的教材、使用的研究理論,乃至教學方法都曾有過西化的傾向。

時至今日,在中國古代文學的研究和教育中,如何做到既吸納其他民族優秀文化又不失落本民族文化傳統,仍舊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與中西學術思想沖突問題同時浮現的還有傳統教育與現代教育思想沖突的問題,只不過在癸卯學制頒布之時,還沒有發展到后來尖銳對立的程度。所以這一學制規定僅限于“習通行之官話”,練習寫作時“愿習散體、駢體,可聽其自便”,不過“不宜太數”,詩賦“聽學者自為之,學堂勿庸課習”。當然,這里的寫作指的是文言文寫作。后來,隨著白話文運動興起,中國文學科目中,文言文和現代文的沖突日益激烈。以1906年籌建的浙江兩級師范學堂為例,一開始的中國文學課是按照癸卯學制的要求。1915年,校長經亨頤實行改革,推行白話文教育,編寫國文課本,收入大量時文,以白話文承載現代社會倫理與經世致用之說,以貫徹他的“人格教育”理論。這種現象是普遍的。文學教育的內部,現在我們稱之為古代文學和現代文學的兩部分力量的消長,以及古代文學教育內部,傳統思維和現代思維之間的沖突,也一直都存在。

古代文學教育的均衡發展問題

傳統的文學教育中,資源的配置相對均衡。特別是科舉制度完善以后,從蒙學到太學,講授的內容是相通的。鄉村的社學、義學、私塾起著輔助各級官學的作用。在士大夫家庭內部互相切磋的文學活動中,文學的審美教育得以進行。像《紅樓夢》中所寫的結詩社的情形,以及香菱學詩的經歷,是有現實基礎的。這樣,各個層次的文學教育形成穩定的結構,締造了一個延續不斷的文學教育傳統。癸卯學制的頒布以及繼而廢科舉的舉措,打破了這種相對均衡的狀態。首先,新式學堂雖然大量涌現,但是這些新式學堂往往在都市,加上學費昂貴,鄉村的大批寒門弟子實際上失去了受教育的機會。文學教育在鄉村自然也面臨著這樣的斷層,詩書傳家的家庭教育傳統,以及苦讀詩書博取功名的文學教育模式,都在新的歷史時期難以為繼。其次,癸卯學制對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和初等教育中的“中國文學”一科的教學,有較明確的分工規定。這開啟了后世語言、文學分科的論爭,也開啟了“工具性”和“人文性”之爭。癸卯學制規定初等小學堂教授科目有8種,第三種為“中國文字”?!爸袊淖帧币豢频摹敖逃x”是識字以利于讀書,能夠用“俗語”表達自己的意思,能夠寫“日用簡短書信”,其最終指向是“供謀生應世之要需”。而高等小學堂的“中國文學”一科內容是“讀古文,使以俗話翻文話”“習楷書”“習官話”。對照可知,這其實是“中國文字”科的延續。中學堂雖也有講授“文章流別、文風盛衰之要略”的要求,但僅僅是出于作文的需要,重點還在于識字、寫字等語言文字的訓練。從癸卯學制對中小學堂“中國文學”的學科描述來看,顯然是側重語言知識。

這樣一來,語文就變成了實用的工具,其人文價值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這對大學的古代文學教育并沒有產生很大影響,大學可以通過語言和文學的分學科教學,使兩者各司其責。實際上中學也曾經做過類似的嘗試。20世紀50年代,關于語言與文學關系的討論成為語文教育的熱點問題。討論的結果是模仿蘇聯教育,實行漢語和文學分科。1956年4月2日,教育部發出通知,將中學、中等師范學校的語文分漢語、文學兩科教學,于1957年秋季統一實施。然而僅僅半年后,1958年3月,中央宣傳部宣布取消分科教學,將漢語、文學合并,成為語文科。這樣一來,語文就必須要面臨語言與文學兩方面的問題。語言教學側重于工具性,文學教學側重于人文性。20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學語文教學界進行了激烈的人文性與工具性之爭,其開端其實在于癸卯學制最初的分工,是50年代分科討論的進一步深化。這一論爭的結果是,教育部于2001年出版的《全日制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規定:“語文是最重要的交際工具,是人類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是語文課程的基本特點?!薄读x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延續了這一說法。對比1986年版《全日制中學語文教學大綱》中“語文是從事學習和工作的基礎工具”的說法,“人文性”顯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

對于語文教學中與古代文學教育相關的文言文教學來說,這一問題尤為突出。文言文在語言層面上的要求高、難度大,導致實際教學中往往以語言教育為核心,文學教育難以落實。如何在中小學文言文教學中做到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統一,還需要進一步探索和實踐。再次,除了資源配置的平衡、語言教育與文學教育的平衡,還存在古代文學教育與其他文學教育的平衡問題。大學中可以通過古代文學、現代文學、當代文學、外國文學的分科來規避中外、古今的沖突,但是中小學只有一門語文課。因此,教材中現代文、文言文、翻譯的外國文學作品的比例安排,也成為一個難題。時至今日,中小學語文教學與大學的古代文學教育相脫節的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呈現愈演愈烈的趨勢。綜上所述,癸卯學制的頒布直接指導了各級官學的古代文學教育,也對民間古代文學教育的方式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可以看作古代文學教育轉型的標志。傳統文學教育的政治倫理色彩,被一種新的實用主義取代。大的文化教育理念也有向純文學教育發展的趨勢。今天大學古代文學教育、中學文言文教學中反復討論的一些話題,如中西話語沖突的問題、工具性與人文性的問題等,都可以在其中找到端倪。仔細考察與之相關的一段歷史,對我們解決當前的問題具有重要的意義。

作者:王希明 單位:復旦大學中國古代文學研究中心

閱讀次數:人次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腾讯大众麻将单机版 支付宝购买股票流程图 天津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销售平台 江西股票融资 吉林体彩官方网站 吉林快三助手手机版 专业的3d试机后分析 深证股票指数 理财产品哪个好 股票融资还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