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文學特性分析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如果中國古代的文學是個“人”的話。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中國古代文學特性分析

一、意境:古典詩歌的藝術極致

意境是我國古典詩歌的終極藝術追求,也是我國古代詩歌創作、評論和鑒賞的最高標準。什么是意境呢?意境是指文學作品通過情景交融的藝術形象所呈現的具有異常廣闊的審美空間的一種耐人尋味的藝術境界。從意境美的生成機理看,意境美在它能使主觀的生命情調與客觀的自然景象交融互滲,在成就一個鳶飛魚躍、活潑玲瓏的感性世界的同時,隱含性地概括出一個淵然而深的、具有普遍意義的理性世界,完成文學作品主觀與客觀、具體與概括的有機統一,實現文學高度集中地反映生活的本質特征。而且它能以有限的形象引發讀者無限的遐思,使讀者能通過想象出來的空間景象,滿足藝術再創造的審美心理和欲望。意境之美,最終就綻放在會心獨具的讀者與意境盎然的作品的心靈共鳴之中,搖曳在讀者得意忘言的感悟、遐想之中??傊?,意境美絕不僅止于情景交融,而是包含了以下三層空間的藝術境界:由具體情景構成的意象世界,形成豐厚深邃的意蘊,啟發讀者無盡的聯想。如《詩經?蒹葭》“: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痹娖獎撛炝艘粋€蘆荻蒼蒼,秋水迷離,伊人對岸,隔水相望,苦苦追尋,終究可望不可即的意象世界。此情此景,錢鐘書的闡述一語中的:“取象寄意,莫不可以‘在水一方’寓慕悅之情,示向往之境”[1],即此詩藝術地概括出了具有普遍意義的,對美好事物的愛慕向往之情的人性內涵,雖然總括起來只是這樣一種意境,但實際上其中閃爍著多少個動人的愛情故事!當詩篇引起讀者無盡的聯想和共鳴時,獨特的審美感受便在讀者的頭腦中產生。此時,人們在不知不覺中就進入了得意忘言的審美境界中。中唐詩人元稹有一首題為《行宮》的小詩,明代文藝評論家胡應麟在其《詩藪》中評價此詩“語意絕妙,合建七言《宮詞》百首,不易此二十字也”。為何這首小詩能以少勝多呢?“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這是詩的前三句,試想如果詩人接下來寫宮女在干什么活計,這詩可能就平庸了。然而詩人似乎在不經意間寫出了這樣一個結句:“閑坐說玄宗”,全詩境界因此而大開:歷史和人生,盛衰與興亡,就這樣超越了文字和色彩等表象,給讀者留下無盡的回味??傊?,中國古典詩歌創作之所以能以意境取勝,就在于有意境的作品不執著于寫實,而創造出了廣闊的藝術聯想空間,讓人們在藝術的靈境中提高審美,感悟生命,拓展心靈空間。

二、文道合一:古代散文的創作圭臬

儒學作為國學的主干,孔子“文質彬彬”的觀點為古代散文確定了一條道統和文統相統一的創作標準,即文道合一??鬃诱f“: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后君子?!边@段話是說,質樸多于文采,就顯得粗野;文采多于質樸,則又流于虛浮。文與質的關系表現在文學創作上就是要求文章的思想內容和藝術形式要完美配合,這一條創作原則一直被奉為古代散文的創作圭臬。先秦兩漢時期,散文創作取得了豐碩成果,《左傳》《孟子》《莊子》、李斯的《諫逐客疏》、賈誼的《過秦論》、司馬遷的《史記》等,無論敘事、記言、寫人、說理,都是語言精練,生動傳神,含意深刻,文質兼美,成為百代風范。魏晉南北朝文壇駢文盛行,不少文章雖富麗精工,內容卻十分空虛貧乏。為革除六朝以來文風綺靡之弊,中唐時期,韓愈、柳宗元掀起了“古文運動”,倡導恢復先秦兩漢散文的傳統,主張“文以貫道”“文以明道”,意思是文章要表達思想,“道”是思想內容“,文”是表達形式。從儒家的文藝觀來說,這里所說的“道”特指儒家之道,即儒家的政治理想和道德原則。在討論“文”與“道”的關系時“,韓柳”重道而不輕文:他們都主張文與道二者必須互相結合。韓愈在《答尉遲生書》中說“本深而末茂,形大而聲宏”“體不備不可以成人,辭不足不可以成文”。柳宗元也一再強調文學語言藝術性的重要,在《答吳武陵論〈非國語〉書》中有“言而不文則泥,然則文者固不可少耶”。在“文道合一”的散文創作原則指導下,迎來了以唐宋“散文八大家”為首的我國古代散文創作的鼎盛時期,出現了諸如韓愈的《原道》、柳宗元的《永州八記》、歐陽修的《醉翁亭記》、曾鞏的《墨池記》、王安石的《答司馬諫議書》、蘇洵的《六國論》、蘇軾的《前赤壁賦》、蘇轍的《歷代論》等流芳千古的散文名篇。需要注意的是,北宋理學家周敦頤提出的“文以載道”的主張,則是重“道”輕“文”,只把“文”看作傳達“道”的簡單工具,而后的二程甚至說“作文害道”“玩物喪志,為文亦玩物也”之類的話,把“道”和“文”對立起來,這就根本否定了文學的價值。

三、典型性格:古典小說的美學追求

小說這種文體的審美特征主要體現在通過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來揭示深廣的社會生活。小說的三要素———“人物、情節、環境”共同指向一個目標,即塑造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明清之交的文學批評家金圣嘆首先提出把人物性格塑造作為評價小說藝術水平的標準。他在《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之《讀第五才子書法》中說:“別一部書,看過一遍即休。獨有《水滸傳》,只是看不厭,無非為他把一百八人性格都寫出來?!端疂G傳》寫一百八人性格,真是一百八樣。若別一部書,任他寫一千個人,也只是一樣,便只寫得兩個人,也只是一樣?!彼挥袆撘娦缘刂赋?,《水滸傳》的巨大藝術成就在于作品塑造了—批生氣貫注的人物形象,切中肯綮,可說是抓住了小說創作的根本,揭示了中國古典小說創作的藝術規律。小說的三要素:人物、情節、環境,三者是相輔相成的,人物帶動情節的發展,情節的推進深化人物的塑造,環境為人物和情節提供存在的現實基礎和演繹的空間,三者共同的目標是:塑造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我國古典小說雖也有以情節取勝的創作傾向,像《封神演義》《東周列國志》《三俠五義》之類的作品均屬主要靠情節取勝的小說,但這些小說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并不高。而《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紅樓夢》等都能把故事性同人物的典型性結合起來,取得了很好的審美藝術效果。所以,有觀點說中國古典小說呈現出重情節、輕人物的基本特征,是不符合我國古典小說創作實際的。小說中的環境描寫對人物性格的塑造基本上發揮了三種重要作用。一是為人物性格的塑造提供巧妙的外部條件,如《三國演義》第21回“煮酒論英雄”一段,劉備巧借雷聲,將失驚落筯的真正原因輕輕掩飾過去,完成了對劉備韜晦性格的塑造,此處“天雨將至,雷聲大作”的環境描寫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二是環境是對人物性格的一種暗示,如《紅樓夢》中對大觀園的描寫“,鳳尾森森,龍吟細細,竹影參差,苔痕濃淡”的瀟湘館象征著林黛玉孤傲、素雅的品格“,冷香習習,蘅芷清芬,奇草仙藤,蘭風蕙露”的蘅蕪苑象征著薛寶釵冷漠、空虛的性格,“山石芭蕉,青松白鶴,金碧輝煌,文章閃爍”的怡紅院象征著賈寶玉熱情、喧鬧的性格。三是環境描寫揭示人物性格形成發展的深層原因,如《紅樓夢》第四回,門子對四大家族的介紹,揭示了導致賈雨村扭曲人格形成的社會環境。

四、怨譜:古典戲曲美的標舉

戲劇是一種綜合舞臺藝術,它借助文學、音樂、舞蹈、美術等多種藝術手段來塑造舞臺形象,揭示社會矛盾,反映社會生活。中國古典戲曲具有喜劇、悲劇二美兼具的特征,正如陳繼儒所言:“《西廂》《琵琶》俱是傳神文字,然讀《西廂》令人解頤,讀《琵琶》令人鼻酸!”但是,陳洪綬在評點孟稱舜的傳奇戲曲《嬌紅記》中所提出的“怨譜”二字,則揭示了中國古典戲曲藝術孜孜以求的美質:崇高的悲劇美。在西方,悲劇被認為是戲劇的最高境界。據2002年修訂版《辭?!?,“悲劇”的定義是:“戲劇的一種類型。在西方戲劇史上,一般認為悲劇主要表現主人公所從事的事業由于客觀條件的限制、惡勢力的迫害及本身的過錯而致失敗,甚至個人毀滅,但其精神卻在失敗和毀滅中獲得了肯定?!敝袊诺浔瘎≡谠s劇中已經成熟,在明清傳奇戲曲中更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就內容而論,中國古代悲劇主要有兩類:一是忠奸善惡沖突的道德悲劇,如《趙氏孤兒》《精忠旗》《精忠譜》《桃花扇》等;另一類是各類人物與社會壓迫勢力沖突的悲劇,如《竇娥冤》《琵琶記》《牡丹亭》《嬌紅記》《雷峰塔》等。歌德的“悲劇的關鍵在于有沖突而得不到解決”,魯迅的“悲劇將人生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的觀點可謂直探本原,指出悲劇的基本質素:沖突不可能解決;被毀滅者是有價值的。執此考察中國古代悲劇,不難看到以關漢卿的《竇娥冤》為代表,稱得上悲劇的中國古典戲曲都具有這三個特質。如善良無辜的竇娥之悲劇,核心悲劇主人公與黑暗社會的沖突,是社會的各種黑暗因素造成竇娥的重重不幸,并把她一步步推上斷頭臺。

如果說發生在竇娥二十歲以前的悲劇,如三歲喪母、七歲離父、不到二十歲喪夫可算是命運的悲劇,那么,此后的悲劇就完全是社會造成的了。對官府的信任使竇娥相信“公斷”,衙門以毒打逼供使她不能不救婆婆,被迫招認的冤屈使她不能不詛咒黑暗社會。第三折“有日月朝暮懸”等曲子,以及死前她發下的三樁誓愿,把個人與社會之間的激烈沖突,呈現為蕩氣回腸的抒情曲詞,有力地刻畫了一個弱女子不甘而又無奈的情懷,從而有力地揭露了社會的黑暗,表現了底層人民對社會公正的絕望。是誰吞噬了這個弱女子,答案是很明確的。明代孟稱舜的傳奇戲曲《嬌紅記》,造成申生和嬌娘“抱怨而終”悲劇的原因同樣是個人與社會不可調和的沖突,橫在二人之間的是強大的門閥觀念,那是即使申生中個狀元回來也無法打破的。所以,男女主人公所期待的,不能是終成眷屬,只能是死后團圓。[新萄京娛樂場手機版,2]另外,古代戲曲理論的諸多論說也反映出中國古典戲曲以悲劇為高的審美追求。如孟稱舜評《人面桃花》說:“作情語者,非寫得字字是血痕,終未極情之至”,明代戲劇理論大師呂天成評《琵琶記》說“:真堪斷腸”,祁彪佳批評《霸亭秋》說:“傳奇取人笑易,取人哭難”,等等。

閱讀次數:人次

《楚辭》《詩經》便是五臟六腑,諸子百家散文便是思想,漢賦便是錦繡華服,魏晉之文便是風“骨”血液,唐詩便是靈魂皮肉,宋詞就是談吐言語,元曲就是此人的音律才華,明清小說便是眉目眼神吧。

古代文學人格修養分析

歷史跨入了21世紀新的歷程,為整個中國社會的經濟發展和文化建設提供了廣闊的發展前景。知識分子作為21世紀中國文化建設的生力軍,其人格修養如何?日漸引起社會重視,而中國古代文學對于當代知識分子人格修養能否發揮積極的影響,也引發世人廣泛的思考。21世紀的中國是全方位開放的社會,文化發展趨向世界性和民族性,將成為本世紀中國文化發展的主流方向。外國文化會迅猛涌進,對中國文化形成沖擊和影響;而中國文化也將走出國門,作用于西方文化,參與世界文化建設。不同文化之間的相互滲透與影響,形成文化的世界性發展。在這樣一種東西文化相互激蕩的趨勢下,東西方文化中的人格理想、價值信仰、生活理念也相互滲透與影響。

作為文化建設生力軍的知識分子,應以傳統的人文精神為資源,在繼承的基礎上綜合創新,才能建構當代知識分子的人格理想。中國古代文學,是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智慧結晶,它對當代知識分子人格修養建構的意義不彰自明。知識分子是人類文化傳承與創新的一支生力軍,是先進思想的傳播者,是文化科學的開拓者,是全面發展的一代新人的培育者。更重要的,知識分子是社會的良知,是人類的基本價值如理性、自由、公平的維護者。

知識分子一方面根據這些基本價值來批判社會上的一切不合理現象,另一方面則努力推動這些價值的充分實現。知識分子事實上具有一種宗教承當的精神。當代,新型市場經濟體制的確立和價值尺度的多元取向以及社會道德、社會良知存在的問題,給知識分子人格建構造成前所未有的挑戰。為知識分子的社會良知尋找一個精神家園,給知識分子的人格理想確立一個精神支撐和價值導向,中國古代文學對知識分子人格修養提供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中國古代文學中蘊含的“士”對于社會良知的自覺,千百年來一直影響著人們的人格修養,也同樣影響和作用于今天的人們。從孔子開始,中國知識分子就已經明確“士”的責任是對社會良知的守護、捍衛,并以此作為自己修身養性的一項重要內容??鬃又鲝垺笆恐居诘馈?曾子進一步發揮說“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孟子進一步闡明“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胺判摹奔疵献铀^“放其良心”、“失其本心”,明確強調學問之道,必須堅守知識分子的良心、正直、理性,也即守道?!墩撜Z?泰伯》云:“篤信好學,守死善道?!薄睹献?離婁下》云:“不失赤子之心”。

嵇康的《幽憤詩》中云:“志在守樸,養素全真”。這種對社會良知的自覺守護,形成了深沉的人生理念:知識分子應把道義、理性作為自己人生價值的終極取向,并且是人格修養建構的首要內容。這種人生理念構成了古代文人主流性的人格理想,并擴展為一種民族精神和民族人格,使中華文明歷經種種磨難而愈益彌堅。在價值取向日趨多元的現代社會,中國古代文學中文人守道的精神為當代知識分子人格理想建構提供了精神支撐和價值導向,推動民族文化向前發展。與守道精神相聯系,士人對道義與理想的堅守而表現出來的風骨、氣節,是中國文人的優良傳統和人格精神的主要內容之一。儒道兩家都重視人格理想的建樹,它們都推崇士人心靈和人格的獨立,認為道的精神是至高無上的。

傳統儒家宣揚“重義輕利”,主張在義、利二者發生矛盾的時候,寧可犧牲物質利益乃至個人生命也要堅守道義?!盁o求生以仁,有殺身以成仁”?!案毁F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人君子應該始終站在道義的立場上,不為利欲所左右,不為權勢所折服。生命固然可貴,但為了堅持正義也決不茍且偷生。舍生而取義,這就是儒家所稱頌的大丈夫精神。道家自老莊開始,對個體存在的身就保持高度的珍愛與肯定。追求人的自由,不應被外物所累。提倡貴生、養神,“齊生死,等貴賤”。在生死榮辱面前不受干擾,保持一種超脫的心境,得到精神的逍遙與自由。

后世以老莊哲學為源淵的隱逸文化,對真實無偽、獨立自足的道德人格的堅守,對文化進取,對生命自由的執著,都永遠具有積極的、文明的價值。古代文人對理想和自由的執著,不屈從于外來的壓力,也不受邪惡誘惑,潔身自好,特立獨行的風骨氣節,在后世現實生活中生生不息地保持與發展著,鑄成中華民族傲然不屈的民族氣魄。中國古代文學中蘊含的人格精神,無論是對社會良知的守道精神,還是為理想、自由不畏威逼利誘的風骨氣節,都深深地滲透在民族的靈魂之中。

積極的人格價值導向,無論窮通達辱都能使士人保持社會關懷。它擴展為一種民族性格和力量,時時刻刻為中華兒女提供精神動力與支持,使中華民族以優越的品格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經濟體制的轉型,價值取向的多元,知識分子人格建構的困惑與迷茫,極需要中國古代文學精神的關懷。從中國古代文學中汲取精髓與營養,構建當代知識分子的理想人格,是21世紀文化建設中的重要課題。也只有建構積極的人格理想,才能夠為新時代的文人建設提供價值體系和批判標準,才能夠推進21世紀文化建設世界化與民族化相結合的進程。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現代人文精神分析

一古代文學的歷史還原

古代文學是人類社會在歷史進程中的產物,是一種歷史的存在物,具有歷史的屬性。它是受一定的歷史時代社會環境的制約影響,經由作家的體驗感受而創作出來的,與歷史、社會背景、人生遭際等緊密相關。因此,解讀古代文學必須最大限度地還原歷史,將其置于它所產生的歷史時代及社會人生具體的背景中,加以分析說明,給予實事求是的合理闡發,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對文學作品有準確而科學的了解,才能還古代文學作品以符合歷史真實的原本面目,索解其真意真韻,也才具有文學的真實性、科學性、生動性。

通過探求字源來了解文化蘊涵

漢字是以象形為基礎的表意文字,不僅是文學的載體,而且是我們祖先生活的生動寫照。從文字的構造中,我們可以窺見上古先民生活習俗的多方面情景。因此,在文學課教學中,對文字的探源及分析有利于了解原始文化內涵?!芭d”在甲骨文中是一種原始宗教儀式,即眾人合力舉起一件器物的場面,是群體借助舞蹈以表達一種狂歡和歡快的體驗,這樣才能把握“興”的托事于物的基本內涵,進而了解其言有盡而意無窮的美學追求?!爸堋痹诩坠俏闹惺翘镒掷锩嬗兴狞c,田是田地,四點象田中密密麻麻種植的農作物,可見周民族的命名與農業密切相關?!笆贰弊?,許慎《說文解字》云:“史,記事者也,從又持中,中,正也”。并把“史”和“事”字放在一起,“事,職也,從史?!蓖踬F民通過對勘殷墟卜辭也認為“甲骨文中的史字大部分是事字的意義”,可見,在篆體字以前的文字結構上,史和事兩個字是存在著淵源關系的,歷史與敘事是有著難以割舍的關系?!对娊?衛風?氓》這首詩中何謂“氓”呢,作品選只是泛泛解釋為女子對男子稱呼,那為什么《伯兮》一詩對丈夫的稱呼用“伯”呢?其實朱熹的《詩集傳》對這個字已做了初步探討,“氓,民也。蓋男子而不知其如何之稱也?!币鉃槌醮蜗嘟?,女子還未了解男子身份和姓名,因以一個大概“民”來稱呼。明代楊慎《經說》云:“氓,從亡從民,流亡之民也?!币饧戳鲃舆w徙的人,氓是區別于本土居民的流民、外來人、外地人。這里用氓表示女主人公覺醒后對男子的鄙視。通過對文字的探源,對文學的理解更加生動和深刻。

還原古代文學所產生的文化背景

文史不分家,任何文學現象均植根于特定的歷史語境中,如果不熟悉這種歷史語境,一味孤立地講述或研究文學現象,肯定會造成學術上以及知識結構上的緣木求魚、蒼白可憐或空中樓閣。袁行霈先生在《研究中國詩歌藝術的點滴體會》一文中曾經指出:“詩歌藝術不等于平常所謂的寫作技巧,它的范圍很廣泛,制約因素也很多。就一個詩人來說,人格、氣質、心理、閱歷、教養、師承等等都起作用。就一個時代來說,政治、宗教、哲學、繪畫、音樂、民俗等等都有影響。把詩人及其作品放在廣闊的時代背景上,特別是放在當時的文化背景上,才有可能看到其藝術的奧秘。找到詩歌與其他文化形態相通的地方,著眼于橫向的比較,可能看到平時不易看到的東西。見識廣,采擷博,眼界才能高,詩歌藝術的研究才能不局限于寫作技巧的范圍內,而在更廣闊的領域里,更深層的意義上展開,同時研究的水平也就可以隨之而提高起來”。[1]如《詩經》產生在先秦時期詩、樂、舞三位一體的文化背景下,三者共同產生于原始勞動和宗教活動,三者的共同著眼點是功利和實用目的,而且在大多數場合下,三者是同時完成的。只有了解了這一歷史語境,才能引導學生更好地了解中國詩歌的傳統和《詩經》深刻的社會內涵。再如研究“鋪張揚厲,勸百諷一”的漢代大賦,必須要了解漢代鼎盛時期的審美特征。過去認為是歌功頌德、粉飾太平、內容空洞的貴族文學,堆砌辭藻,虛而無征。如果把它放在漢文化的大背景中我們就會發現大賦的意義不在于主觀情感的抒寫,而在于對外部世界的感性體認和窮形盡相的描摹,它的突出意義在于鮮明地體現了秦漢之際,特別是漢武帝時代那種進取、拓展、認知、占有、征服、創造等主流文化精神,體現了該時代那種感性、外向、宏闊、繁富、博大、豪邁、雄奇、巨麗等主流審美文化特征。正是展示了中華民族進入一個新的歷史時代之際,那種征服世界、占有世界的自豪、驕傲,展示了那個時代繁榮富強、蓬勃向上的生氣。這里彌漫著令人不斷回首驚嘆的大漢氣象。解讀楚辭,我們必須把它置于巫文化的背景之下方能理解“飛升意象”、“香草美人”意象;研究建安文學必須把它置于那個“世積亂離,風衰俗怨”時代中才能理解“志深而筆長,梗概而多氣也”文學特色。

還原作家與作品的創作背景

古代文學作品的創作除了受歷史大氛圍的影響之外,不少作品是作家有感于具體的歷史事件、社會現實或自己的人生遭遇,即為真實的感遇所觸動而創作的。因此,解讀它們必須要對作者的人格、氣質、心理、閱歷、教養、師承等進一步的了解。比如講述司馬遷和《史記》,司馬遷的家世與家庭對其事業理想和學術思想有深遠的影響,他的青、壯年時代的三次漫游使他不僅考察了社會風土人情、經濟狀況和物產情況,擴大了視野,增長了知識,收集了大量的歷史故事和文物史料,而且對他的進步社會觀和歷史觀的形成以及豐富《史記》一書的內容都有著重大的影響。尤其是經受李陵之禍,使得司馬遷在修史的過程中融入較重的怨刺成分,磊落而多感慨,具有深刻的見識和大膽的批判精神。講授屈原時,有人對屈原之死的遺憾似乎大于其價值,認為如果屈原不死,他可以暫隱山林,像陶淵明一樣獨善其身;或者像司馬遷那樣,隱忍而活,張顯個人價值。應該從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出發聯系當時特定的環境、詩人的身份、人格、氣質來審視屈原,而不應脫離時代,以今人的價值觀去解剖古人。對屈原來說,他始終將自己與國家的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在他看來,避世隱居無異逃避責任,離開楚國則更是不忠不義,因此,他選擇了與國同亡。兩次流放沒有讓屈原去死,國家即將滅亡了,他才毅然投江,他的犧牲雖無法挽救楚國,但作為楚國的臣子,他的確作到了無愧于心。屈原熱愛家國,用全部生命追求崇高理想的實現,將人性美發揚到震撼人心的高度。

二古代文學的現代意義

對古代文學最大限度的歷史還原使我們能生動可感地認知作家、文學作品,更好地繼承文學遺產,但這只是一個開端,學習古代文學的意義絕不僅僅在于獲得知識,更重要的在于與歷史對話,從中尋找古代文明與現代人生的契合點。古代文學既是歷時性的,又是共時性。它屬于遙遠的古代,是古代人生的歷史反映,但它又是作為“人學”的文學,文學是心靈的慨嘆,生命的吶喊,其中蘊涵著豐富的情感體驗、復雜的生命思考,文學是苦難靈魂的終極關懷。這是文學亙古不變的內涵,也是一代一代產生共鳴的基點。它的共時性正是歷史與現實的契合點。因此在教學中必須挖掘這些共鳴點,去追求那些心靈的震顫,撞擊時耀眼的火花,使文學的春風吹綠心靈的沙漠。

真情的感悟與真情的回歸

情感性是文學區別于其他社會科學的一個鮮明特征,對文學藝術的審視,是一種對于生命情感形式的審美心理溝通和潛在的審美心靈對話的欲求和愿望。古代文學作品中描寫了人類真摯而復雜的情感,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刻骨相思,有“琴瑟友之,鐘鼓樂之”的美好之情,有“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滄桑之嘆,有仰天大笑的傲岸,有楊柳岸、曉風殘月的孤獨與哀愁,有小橋流水人家的溫馨,有杏花春雨江南的雅致閑情,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淡定。多年來的應試教育強調得最多的是認識世界,而對情感、生命等人性維度比較漠然。使原本生意盎然,富有生命活力的文學變的支離破碎,成為了字詞的解釋、層次的劃分、寫作特點的分析,結果導致學生如同流水線上下來的產品,變得心靈枯竭、感情荒蕪、忽略了生活的真正意義。我們應該以美的眼光審視古代文學作品,領悟其中所包含的絢爛多彩的情感、崇高的生命活力。漢代末年的《古詩十九首》能成為千古至文,在于能言人同有之情也,志不可得而年命如流,誰不感慨?人情于所愛,莫不欲終身相守,然誰不有別離?這是人生共有的體驗和感受,因而能夠超越時空的界限,無時無處不引起人的普遍共鳴。古代文學的教學不僅僅限于傳授知識技能,還在于用教師的激情調動學生的熱情讓學生用心體味其中的真情,珍惜真情,回歸真情,豐富我們的精神生活,從文學這個“間接的世界”去獲得未來生活的熱情和信心。葉嘉瑩說:“我國古代詩歌有一種興發感動的生命,這生命是生生不已的,像長江、黃河一樣不停息的傳下來,一直感動著千百年以來的人們,這才是中國古代詩詞中最寶貴,最可重視的價值和意義所在?!盵2]

文化的積淀和學養的提升

古代文學是中國文化中最華美的樂章,是文化中的精髓。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每一個中國人必須了解自己的民族文化,才能了解自己,才能增強民族自信心。這是我們民族文化生生不已,綿延不絕的根基和魂魄。古代文學課程教學的受眾具有雙重性,一方面是接受者,另一方面又是傳播者,因此必須加深他們的文化積淀,提高他們的學養。學養包括文學素養和文化素養,培養學生深厚的文學審美素養,廣博的文化素養。通過這門課的教學,要使學生具備比較堅實的中國古代文學知識基礎,能夠了解古代文學發展線索,認識其發展規律的基礎上評述古代的各種文學現象、代表作家和代表作品。指導學生閱讀古代文學的經典作品,背誦一定數量的文學作品。為學生列出必讀書目和背誦篇目,定期檢查,讓他們積累大量的感性認知,提高閱讀能力。同時還要提高賞析能力,比如講《曹劌論戰》,如果讓學生把文中所有的情節全部去掉,只留下故事,然后作一比較,學生們就會發現《左傳》善于將事件情節化,而且情節之間的連接已經具有一定的戲劇性。講《史記?項羽本紀》中“垓下之圍”,讓學生分析為什么司馬遷在這兒要加上一個“霸王別姬”的細節,學生會有更深入的思考與感悟,有人認為以美人為陪襯寫出了項羽慷慨的末路情懷;有人認為染濃了悲劇氣氛,讓人更覺悲壯;還有人認為用美人為英雄刷色,更見其悲歌慷慨。講謝脁《晚登三山還望京邑》中的名句“余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如果把澄江換成秋江好不好呢,學生們討論認為還是“澄江”好,只有江水澄靜,靜才有著落,才能與白練的比喻相得益彰。充分調動學生的審美體驗,以此提高他們的審美品味和發現美,欣賞美、創造美的能力。

人文精神的引導及人格的建構

人需要一個精神性的存在,精神是人類靈魂的家園。面對矛盾、分離、困惑的世界只有精神才能使我們淡定、超越和崇高。人的生命如果缺乏精神的支撐,就會有疏離感和放逐感。古代文學的優秀作品,不僅是古代文化的主要載體,而且更是人文精神的集中體現,“人文”二字早在三千多年前的《易經》中就已出現:“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觀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比宋氖峭ㄟ^知識傳承、環境熏陶,將人類優秀的文化成果內化成為個體生命人格的、修養的、精神的一種內在品質,使受教育者學會做人,學會求知,學會創新,學會求真、求善、求美,從而達到知、情、意、行的和諧統一。古代文學那豐富的人文精神能使讀者在潛移默化中受到感染、暗示、引導,逐漸形成心理積淀,具有提升學生社會責任感、塑造完善人格的基礎,形成質文相宜的人文素質,實現“以文教化”的目的。

1.憂患意識與社會責任感

《周易?系辭下》:“《易》之興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憂患”指未雨綢繆、居安思危的品性。中國神話中女媧補天,鯀禹治水、后羿射日表現出原始先民們對生存環境的警懼之情和憂患之思??鬃訉ΧY崩樂壞、戰爭頻仍的嚴酷現實憂思難抑,奔走呼號。屈原一生都在為“存君興國”而上下求索,“豈余心之憚怏兮,恐皇輿之敗績”,歷代文人墨客之憂國憂民,無不受其啟迪。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陸游的“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的遺憾,辛棄疾的“把吳鉤看了,欄桿拍遍,無人會登臨意”的憂煩,在教學中有意識培養學生的憂患意識,以此來增加他們的社會責任感?!墩撜Z》中“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的強烈的進取心和“憂道不憂貧”責任感,孟子的“樂以天下,憂以天下”,以及后來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之樂而樂”,“位卑未敢忘憂國”等等,則更是滋潤了一代又一代華夏兒女的愛國心田,塑造了一代又一代炎黃子孫的精神風貌和道德品質。

2.自強不息與人格尊嚴

《易經》中喊出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鏗鏘之聲。古代文學的許多優秀篇章都強調了對自我修養的重視,對立身處世的重視?!洞髮W》指出: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在這里,修身是根本,有了這個根本,然后才談得上齊家治國平天下。孟子要培養的“浩然之氣”是以德配焉,強調的仍是內心的道德修養;即便是主張清靜無為的老子,也要求人們努力達到“含德以厚,比如赤子”。不僅如此,孔子在《論語?學而》篇中對人們日常行為做出的具體規范“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則使得孝悌成為千百年來炎黃子孫維系家庭和諧的重要因素。謹慎、信用、寬厚成為華夏民族處理人際關系的重要準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勸誡人們要推己及人,尊重他人,善待他人,表現出一種和諧、體讓的自我修養;“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則更是強調了對氣節、人格尊嚴的重視。這種主體修養通過內在的充實而達到個體價值的外在體現,表現的就是一種人生價值的取向。當一個人盡了應盡的責任,有了目標和理想,生命就顯得充實。古代文學教學必須走一條“目中有人”的人性路徑,讓學生熱愛民族文化,熱愛生命,具有豐富的情感和健全的人格。

閱讀次數:人次

綜上之特征,如果將這些后綴都具體化,這個人可能就是屈原吧,也只有屈原在“帝高陽之苗裔兮”錦繡華服的貴族氣息下,有文采斐然的曠世才華,有“眾女嫉余之蛾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的風骨,有香草美人的才藝絕倫,有“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一眼望穿世事的眼神眉目,只是這個“人”注定命途多舛。

在《楚辭》一嘆一詠之間,是謂在“帝子降兮北渚,目渺渺兮愁予,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奠定了感情基調,在望眼欲穿的憂傷下,映入眼簾的是蕭瑟的秋枝和吹皺的枯葉,是何等感性的靈魂。

是此時的你一眼開始展望。

這雙眼還看到了什么?是《詩經》十五國風的紛亂,雖有“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的恬靜,但是更多的是“獫狁之故”的征戰,“鼓瑟吹笙”的廟堂,“不死何為”的仇怨,娓娓道來的還有一曲此“人”此生最輝煌的交響樂——儒墨道法名農兵陰陽等等諸子百家的和鳴,沒有比這更動聽的了。只是,映入眼簾的還有這個國度——“秦”,《秦風》從開始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到最后竟是“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秦終于“奮六世之余烈”終定天下版圖。

也就是這“略輸文采”的秦皇有意的做了兩件虐待此“人”的事——“焚書”、“坑儒”,當然,他也無意的做了兩件善待此“人”的事,便是秦皇統一了中國,還統一了文字,讓這“人”在烈火的灼燒和黃土的掩埋下顫顫巍巍、步履蹣跚地走出來,得以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一般喘了一口氣后又繼續璀璨奪目的活了下來。

這口氣便是“漢賦”,雖然喘的很虛,但極其之漂亮,你的確累了,是不是想身披華服那么休息一下?只見此“人”“長眉連娟,微睇綿藐,色授魂與,心愉一側”,也算是與那句“眾女嫉余之蛾眉兮”遙相呼應了罷,雖然此“人”此時妖艷魅惑,高喝一曲你只知道“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卻不曉“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

咦?這句是誰說的?當是才高八斗的曹子建了,只見曹植那天酩酊大醉,夢遇洛神,摘葉彈筆便道“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耀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云之閉月,飄搖兮如流風之回雪”,也不枉那謝靈運妄稱天下一石才華,便分予你八斗了吧。試問你“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

這句本是杜甫問李白的,問曹植也恰當吧。原來你并未消沉,如果說命途多舛的你在秦皇一擊后精氣神飽滿的好好站起來的話,《楚辭》《詩經》這兩顆內臟最好的寫照便是這盛唐雙子星的肝膽相照了。這一仙一圣真是暢游三界內,穿梭五行中,一人“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一人便“大鵬一日同風起,摶搖直上九萬里”;一人“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一人便“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一人問“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一人問“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作答者誰?韓愈,一場古文運動轟轟烈烈,“一蓑煙雨任平生”。

又一次,“山河破碎風飄絮”吶,這個在風雨中逍遙的人,遠遠望去,長衫綸巾,綠杖芒鞋,酒壺腰懸,直上竹林深處,細細一嗅,還有股鹵香的肉味兒,無愧于“唐宋八大家”之一耳!真乃“東坡居士”耳!只聽得東坡大吼一聲“大江東去,千古風流人物”便地動山搖,真的太動蕩了,這個波瀾的兩宋,有“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的李易安,有深夜還在“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的稼軒,當然還有“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的三變,太苦了,或許這些人更能體會屈原當初的心情了吧,就連作為軍人的岳飛也喊出“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闕”的壯言。

這種心情綿延千里,終于國破山河在,在蒙古的鐵蹄下,可謂“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可謂“興,百姓苦,亡,百姓苦”,詠唱這些的對象恐怕叫竇娥吧,冤嗎?

冤!不然何來孫悟空大鬧天宮,腳踏南天門,棒打凌霄殿;冤!不然何來上應星宿的一百零八位好漢快意人間,聚義梁山泊;冤!不然何來又將那動蕩的三國再說一遍,“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吶,這一眼便望穿千古,試問“如此良辰如此夜,為誰風露立中宵”?這“人”化為曹雪芹,比起屈原,雖不缺錦繡華服的貴族氣息,雖不缺絕世獨立的曠世才華,雖不缺犀利獨到的眉目眼神,但這根“風骨”飽受風霜,只見那興衰之間嘆了一曲“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可謂千年一嘆。

我總在想,你幾千年間,韶華白首,帶著如此多的人,波瀾壯闊亦是命途多舛的走通了這么一條路,但總有人抱怨,你為什么不去另辟蹊徑,試試走其它的路?你含辛茹苦的養活了這么多人,投以如此豐沛的精神養料,守護一方家業,但總有人抱怨你形體不美,風度不佳,皺紋太多,談吐不好,我撣了撣那些書本上已落定的塵埃,遙望一眼和你同齡的西方東方,終于理解了你。

版權作品,未經《短文學》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腾讯大众麻将单机版